分分彩基本走势图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六安文史

郭光宏及其“文運商號”

日期:2015-08-25    作者:網站管理員    來源:系統    閱讀次數:    字體:[] [] []    保護視力色:       

    人們也許還記得:解放前安徽省舒城縣城關鎮有個經營洋貨聞名的企業。文運商號。但是,至今知道這家企業發展史及其大老板郭靄泉的人,為數不多了。本文就這個問題,函詢和走訪在郭文運商號做事多年的韋撫民、王立通、劉承烈等諸位先生和郭家的一些親友,現作簡要記述,以饗讀者。

白手起家創文運商號

    文運商號的創立,要從郭氏家庭談起。老老板郭光宏,清同治元年(1862年)出生在祖居舒城縣桃溪鎮,自幼家道中落,生活清苦,十幾歲在毛筆店學徒謀生,出師后開個“宏記毛筆店”,專做毛筆生意。于清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攜帶家小遷徙舒城城關鎮,并在南門外周瑜橋南邊租賃一間草房門面,繼續舊業,兼營一些“四書五經”、“百家姓”之類的書籍和文具。不久又擴大經銷上海中華書局、商務印書館和科學圖書社出版的新式書籍、文具,代營黃煙、手工卷煙等生活用品。
    民國元年(1912年)辦新學多起來,各種書籍文具,貨暢其流,4年多時間, 獲利千余塊大洋(即銀元),于是郭光宏萌生“文運”之意,將原來“宏記毛筆店”改為“文運”。這就是后來發展成為聞名江淮“五洋”通商的“文運商號”的由來。
    郭光宏育有兩男兩女,長子郭益謙,號靄泉,光緒十五年(1889年)出生;次子郭益友,號玉庭,光緒十八年(1892年)出生。兩個兒子只念了幾年私塾后就從父制作毛筆。民國初,郭光宏已經五十多歲,兩個兒子也都完婚了。他們兄弟二人受家庭熏陶,耳濡目染。效法父親勤勞樸實,為人忠厚的美德。齊心協力,起早貪黑,發奮干活。經常頂風雨冒炎寒,帶著干糧、草鞋,肩挑貨擔,步行于安慶、合肥、蕪湖等地。回到家里不分晝夜制作毛筆。家里門市生意和對外接洽業務,仍由父親郭光宏照應。
    不料,禍從天降,民國三年(1914年)農歷七月十五日,一場大水,城關周圍一片澤國,田廬淹沒,民舍多毀,文運商號的店房和庫存價值千余塊大洋的商品蕩然無存。郭玉庭被卷泊到城外袋肚堰,順水淌到一棵大桑樹跟前,人爬到樹上,次日上午呼救來船,安然脫險。
    這場洪水把剛起步的文運商號沖得一貧如洗,店號面臨倒閉。一家老小處在痛苦困惑之中,但飽經憂患的郭光宏仍有百折不撓、堅忍不拔的精神,旋即召集家人計議,籌措資金,重整旗鼓,再圖復業,兩房媳婦黃張二氏慷慨拿出私房錢500塊大洋。在甘蔗巷口購置地皮,簡蓋3間草房作門市,使文運商號又恢復營業。

以信譽求發展

    民國四年(1915年)春,上海英美永泰和卷煙公司推銷組,帶著十幾箱“翠鳥牌”香煙,到舒城城關鎮接洽銷售事宜,幾家商店都不要貨(當時舒城尚無吸洋煙習慣)。推銷組的洋商就推著兩車(獨輪車)香煙,帶著洋鼓隊,從北門鼓樓大街到南門大街,吹吹打打,招搖過市,并有翻譯跟在后面,一邊宣傳,一邊將成箱香煙打開,免費扔給圍觀的群眾。當洋商推銷組走到南門外文運商號門口,驚奇地發現該店擺售“金錢牌”香煙,遂即止步,指派翻譯人員與文運商號老板洽談,將剩下幾箱香煙委托“文運”代銷,并當場草簽契約:“兩個月后賣不掉的退貨,賣掉的以批發價付款……”時隔不久,凡是吸過當時洋商免費香煙的群眾,前來購買,這給“文運”代銷香煙,無疑打開了市場,不到一個月幾箱洋煙一銷而空。是年5月,上海英美永泰和卷煙公司派人來舒取款,文運商號代銷煙款全部付給。嗣后,該卷煙公司陸續送煙上門,委托代銷。文運商號期期如約付款。1917年,英美永泰和卷煙公司覺得“探銷”成功,戶主守信譽,就想扶持“文運商號”這塊招牌,占領皖西地區洋煙銷售市場。于是勸導文運商號老板郭光宏,與其簽訂香煙銷售長期合同。經過商談,卷煙公司出面“以定期十年,利息減半”的優惠條件,從中國銀行貸給文運商號一萬塊大洋,把文運商號作為該公司“中國舒城十七號站”。在與郭宏光簽訂代銷合同時,該公司覺得,郭財產充其量不過幾千塊大洋,與文運商號簽訂價值幾萬塊大洋代銷合同,覺得不放心,要郭宏光取得城關殷商“恒泰隆”老板黃樹柏擔保。文運商號畏于當時連年戰亂不止,盜匪蜂起,社會動蕩不安,焦慮與洋商簽訂大數額商品貿易合同,一旦出事擔帶不起,所以在代銷合同上向洋商提出:“代銷商品要按期送貨,途中一切風火、盜失、霉爛均有公司負責,店方按實際銷貨額以批發價一年兩至三次結帳,滯留商品允許退貨”的條件。這樣,不僅牽住了洋商的鼻子,而且還能坐支洋商的大量銷貨款作為流動資金。這顯然是一種只賺錢,不折本不擔風險的生意。購銷合同生效后,文運商號的生意從此興旺發達起來。1917年秋,郭宏光從貸到的一萬塊大洋中,動用三千塊錢購買和修理甘蔗巷劉萬成三間門面房和八間住宅,又在三旭塘購買吳、倪兩家十多間私房,作為商品倉庫。下剩七千塊大洋,由郭靄泉、郭玉庭兩兄弟到南京、上海等地進購大批百貨商品。這時家里雇有五、六個從業人員,應付兩處門市(即南門外和水巷口)頗感不足,便延聘精通理而又善于管理企業的南京人譚皋生和王志甫為賬房先生,并吸收了三名學徒和4名勤雜工。1918年春,為擴大香煙代銷業務,增加香煙銷售輻射面,又在三河、城關、千人橋、桃溪、孔集、干鎮、南港、中梅河、曉天、張母橋等鎮和六、霍等縣重鎮建立批發業務。經過3年多時間的努力,郭宏光生意蒸蒸日上,僅代銷香煙獲利數萬元。
    1917年,文運商號看到市場煤油有利可圖,欲擬經銷,但又一時難緣洋商貨源、郭光宏托友人出面。與美國“德士古”煤油公司洽談,派郭靄泉于本縣三河鎮建立“三股東”的煤油經銷棧,未到3年因獲利甚微他人散伙,由文運商號獨家經銷。1919年,因油價跌落外地有的煤油經銷商生意不佳,難以維繼,巢湖等地煤油商紛紛倒閉,而文運商號由于經濟實力雄厚,按照行情預測,卻派人到處收購煤油。郭宏光一面擴大三河、城關庫存,一面又在舒城下七河新建10間貨棧,同時增聘賬房先生,吸收學員工和勤雜工30多人。兩年后,除在三河、舒城等地經銷外,共儲備煤油近千噸。
    1923年,市場煤油緊缺,價格暴漲一倍,文運商號為占領各地煤油經銷市場,將原先建立在各地的香煙批發店增加煤油批發業務。只用2年多時間,僅銷售煤油、香煙兩項,就獲利數十萬元。文運商號的招牌大放光彩。從而成為全縣商界的佼佼者。
    1920年,郭光宏年近花甲,由于操勞過度,身體欠佳,精力不夠,難以應付文運商號的局面。他為不致自己“閃失”之后影響家事,趁健在時能看到下一代施展才華,就把家事交給兩個兒子。雖然郭靄泉、郭玉庭都是小學文化程度,但各有特長。32歲的老大郭靄泉精通文墨,膽大心細,29歲的老二郭玉庭性情溫柔,有見識,有魄力,思維敏捷,善長交際。兄弟兩人雖然共同掌管家事,但根據自己特點有所側重:郭靄泉常住城關,負責銷售;郭玉庭負責進貨,經常往返于上海、南京、蕪湖等地,與廠商洽談進購商品業務,反饋行情。大事都由兩兄弟商定。
    1925年,郭氏兩兄弟一方面繼續擴大與英美永泰和卷煙公司及美國德士古煤油公司的貿易往來,另外又相繼與美商“火柴公司”,英商“日光肥皂公司”和“南洋煙草公司”分別簽訂了“洋煙、洋油、洋火、洋燭、洋皂”等“五洋”商品的代銷和經銷合同。斯時,文運商號為了加速資金周轉,增加商品銷售量,除將“五洋”商品擴散到原先建立的33個批發點外,又在上海、蕪湖設立“總莊”(即經銷聯絡站),在水路運輸發達的三河鎮購買市房、倉庫,增設貨物轉運棧及“五洋”商品經銷分店。委以謝煥如、譚守珪分別任蕪湖、三河經理;韋撫民、謝寶泉分別為舒城、蕪湖推銷員(舊稱跑街);徐老五負責水路運輸(舊稱水師付);何某、黃某為舒城城關和下七河“貨棧”負責人。并在城關鎮培訓一批學員工、勤雜工,隨時分赴各地。這時,由于生意發展,機構增多,業務往來活動日益頻繁。為適應形勢發展,郭玉庭帶幾個人常住上海通攬“外交”,兼管蕪湖業務;郭靄泉在舒城負責全盤,兼管舒城,三河業務。并提任譚皋生、王志甫為本商號正付總管;卞某為上海“總莊”總管。“文運”生意又開始進入了騰飛階段。1929年11月,石友三叛蔣部隊至舒,文運商號因當日捐不齊數萬雙黑線絨襪子,惹了麻煩,所以,忍痛去掉經銷“京廣百貨”生意。延至1935年,其經營的“五洋”商品遍銷皖西。1936年底郭家擁有固定資產和流動資金(合當時法幣)由幾百萬發展到幾千萬元、幾億元,并陸續購買租田800多石,每年可收租谷四、五千石。
    到1937年,文運商號已發展到鼎盛時期,聘請和雇傭分布在各地的正付總管、經理、店員、學徒工、勤雜工近百人,固定資產和流動資金竟達10億元左右(合當時法幣)。與中國銀行、交通銀行、農業銀行、實業銀行在各地的分支機構和私人錢莊都建立了正常經濟往來。

在上海創辦大有賚布莊

    “七·七” 廬溝橋事變后,日寇大舉進犯中國。1938年6月8日,舒城淪陷,給“文運”生意帶來極大的沖擊。為應變當時形勢,文運商號提前一、二個月收縮舒城和三河兩地生意:郭玉庭帶前家小由蕪湖至上海,由經理謝煥如留守蕪湖;郭靄泉及家小在韋撫民等人護送下,自舒城帶走大部分流動資金和一些貴重財物,自安慶乘大輪經漢口轉道香港至上海,沿途不惜錢財買通國民黨軍隊各個關卡。當時上海已被日寇占領,郭氏兄弟為尋求安全計,于法國租界購買一幛洋樓(今陜西路39弄118號)住下,不久,南京淪陷,汪偽政權建立,英美等國在滬廠商恢復生產。大老板郭靄泉主管在滬“總莊”業務。二老板郭玉庭在與滬同仁凌仲山、鄭浩如先生創辦“大有賚布莊”,郭玉庭任董事長,凌、鄭任正副經理。專門經銷各種布匹批發。而文運商號又以經銷“五洋”商品“總莊”的名義,向各國在滬廠商進購“五洋”商品和布匹,就地轉賣各地來滬的批發商。先后四、五年時間,文運商號不僅挽回了一些經濟損失,而且又賺了不少錢。
    1945年秋抗戰勝利,大老板郭靄泉回舒,恢復在舒城、三河等地的生意。并委劉承烈為三河分店經理。上海總莊和蕪湖生意也相應地活躍起來。
     1947年秋,中國人民解放軍首次解放舒城縣城,大老板郭靄泉攜帶家小前往上海長期寄居。舒城“文運”生意委托王志甫、韋撫民等人負責。1949年元月,舒城全境解放,文運商號除保留上海、蕪湖生意外,舒城、三河和其他地方的一切商業活動終止。1950年,文運商號經營的“洋貨”貨源斷絕。文運商號停業。自此,郭氏兄弟年事已高,寄居上海安度晚年,于1965年前后,兩兄弟先后去世。

郭氏的管理辦法

    文運商號郭氏老板始終把企業管理看作是企業久盛不衰的保證。因此,從郭光宏開始,就立下許多規定,到郭靄泉、郭玉庭掌家以后,就逐步規范化、制度化。首先在用人制度上,上起總管、經理、下至學徒工、勤雜工,都有幾條用人標準,如延聘賬房先生必須具備思想誠實,業務嫻熟,精通文墨;吸收學徒工、勤雜工必須具備忠誠老實,身體強壯,以店為家,勤奮干活,不泄露商家經濟收入和重要經濟活動秘密。吸收人員,要有擔保人或親友介紹方可簽訂合同書,學員工3年內不準探家,擅自走失,責任自負。各類管理人員,都是經過文運商號實習3年的科班,文運商號在各地總莊、分店、貨棧、倉庫的負責人,不得自行吸收或辭退職工,需要添人或解雇,要上報總管,請示老板批準。
    其次職工福利待遇。以1935年為例,學員工3年內只管食宿不給工資、3年后定級,以后根據業務熟練程度及其表現,逐年遞增2—3塊大洋,最多5塊大洋,這樣新職工每月十幾塊、廿幾塊大洋。工齡長的分店經理、推銷員、貨棧或倉庫負責人、水上運輸師付大都是文運商號之心腹,月工資高于新職工的幾倍,正副“總管”的工資則更高。以上人員工資,都是根據工齡長短、業務熟練程度,一年一定,逐年增加,由總管列表經老板過目簽字通知到人,按月分發。外地職工,一年一月探親假,當地職工家里有事,臨時批準2至3天。節日加餐,不放假,春節放假5至7天。職工的食宿費、洗衣費、理發費和外出人員大手巾、草鞋、草帽及其旅館費均有商家負擔。春節商家發壓歲錢:一般職工幾吊銅板,總管、經理,其他負責人發幾塊銀元;藥費、病故費用自負;久病不上班的停發工資。職工探家或家里來人,離店時,都要自覺“避嫌洗身”找管理人員當場見證,不帶店里一錢一物,對于品行不端職工,經總管核查,調回城關,年終宴請上席,婉言辭退。
    其三,門市營業和財務制度。文運商號在各處的貨棧、分店、門市部和賬房,每天上午6時開門,下午7時盤存貨物和銷貨款,晚上9點關門,當日差錯當日查清;當天銷貨款下午送存當地銀行或私人錢莊,各處當天的商品進、銷、調、存和現金收支,都要做一式三份日報表,各寄一份上海、舒城兩地的總管和老板過目;每十天和月底按上述內容同樣做表一式三份分寄兩地。這樣,使兩地老板每天都能掌握各地業務活動情況。
    其四,注重市場行情反饋。文運商號在各處的分支機構負責人,必須每天把當地的和鄰近的各種商品(主要是自己經銷的商品)市場行情(包括價格、商品流向等),分別用密碼電報或書信分寄上海、舒城,一旦行情有重大變化,兩地老板即時會商應變措施,由兩處的總管分別通知各處。
    此外,在與外商貿易中,文運商號不僅十分謹慎,還不誠實。例如:1923年,在與英美卷煙公司和美國德士古煤油公司簽訂代銷合同時,就把要求對方“按期送貨到指定地點,途中風火,盜失、霉變,一切損失均由公司負責;銷不出去商品允許退貨;按實際銷貨款的批發價,半年兩次結賬……”寫進合同書內,但是,每次結賬,文運商號卻根據未來的市場行情變化,提前一、兩天在賬面上和庫存商品上做“戲法” 掩飾真像,若是預測未來市場香煙,煤油價格上漲,就縮小商品庫存,加大銷售;預測行情下跌,就多報商品庫存,減少銷售;同時故意搞些空油桶,虛虛實實放在倉庫,制造假象,使外商摸不到底細。這樣文運商號在每次結帳時,又總是多賺外商一些銷售款。|
    郭氏的生意從一個“名不經傳,商不起眼”的小小毛筆店,發展成為經銷洋貨,40年不衰的文運商號,確有他的一番經商理念。盡管今天與過去是兩種不同的社會制度,有不同的企業性質,不同的經營方式,但是,他們艱苦創業,百折不撓;以信譽求發展,注重信息,把住機遇,牽著“洋商”的鼻子走,擴大商品輻射面;強化企業管理,增強企業活力等無不是郭氏在實踐中的成功之處。對于今天的商業企業不能說一點沒有借鑒價值。(程 貞 漢)

 

 

 

 

 

 

 

 

 

 

 

 

 

 

 

 

 

分分彩基本走势图 总统真人在线娱乐 玉米视频可以赚钱吗 澳洲快乐时时是真的吗 重庆时时在线预测推荐 双色球合买群大奖跑路 足球即时比007 北京pk10技巧视频直播 大家赢博sp全讯网 重庆时时彩开奖走势 永汇娱乐挂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