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基本走势图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六安文史

金寨義商陳厚生

日期:2015-08-25    作者:網站管理員    來源:系統    閱讀次數:    字體:[] [] []    保護視力色:       

    陳厚生(譜名學樸),金寨胡店人,生于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是當地名聞遐邇的塾師陳蔭階之子,一生經商,卒于1964年。
    在他經商的一生中,雖也同平常人一樣,并無超人出眾之處,但凡是同他交往過的人,都發現他有與眾不同的品格,不僅有高度的經紀才干,而且是“有所為有所不為”,是個講求商業道德的人。他雖求財經商,卻講求義氣,并有深厚的愛國思想。其疏財仗義、助人為樂之事,為時人所嘆服。

應時便民  生財有道

    陳厚生幼時從父讀書3年,因出繼于身患痼疾的伯父,11歲輟學務農。17歲學操家務,克勤克儉。23歲棄農經商,開過“陳萬和”商店、糟坊(釀酒)、鹽店、鐵廠、木行,也開過茶行。因其素有信譽,又善于經營,不管什么行業,經他一做就活,興隆不衰。
    20世紀20年代前后,由于淮南煤礦的開發,需用大量木材,陳厚生看準了勢頭,遂自1934年起,改經營木材。購運大批樹木至田家庵出售,獲利不小。聞煤礦急需“窯棒”,遂轉至固始縣東南區及商城的佛山一帶,為之購買了大批松木。緊接著淮南鐵路修建,又為購辦道木。當時,在金家寨以北的胡店、裂石店、楊家灘,凡史河兩岸的碼頭,便無處不有打上“陳記”烙印的樹堆。
    抗日戰爭時期,因淮南煤礦被日寇占領,陳厚生不愿以物資敵,放棄經營窯棒,在家鄉胡店開設小鐵廠。抗戰勝利后,又操舊業。因家鄉樹木在抗戰中征伐殆盡,轉移到固始縣南區及遠至江西洞庭湖畔購買了大量價廉物美的松杉木,于1946年在南照集開設了“德盛木場”,并轉讀該地北運的滯銷貨。后因銷路不大,積貨太多,又在田家庵開設了“天成木場”,在蚌埠開設“立淮木場”,并為人代售竹樹,其規模龐大,堆積量常在3萬株以上,供應各城市區戰后修建,招來眾多山內外客商,生意極其興旺。同時,又和前國民黨中央參政員陳血生、前國民大會代表江伯良,在蚌埠合資開設“安徽建設公司”,專門紡紗織布及生產針織品,設兩個門市部,規模也很可觀。1948年,陳血生、江伯良二人去臺灣,便由陳厚生獨資經營,于是其名聲大振,被人看成淮上世商、縣內資本不可估量的資本家。當時,就連素稱“立煌三多”之一的郭三義(錢多),也為之遜色,可見其資金之雄厚及經營規模之大。
    在長期商務活動中,陳厚生能堅持三個信條:一、童叟無欺。他認為,不管同什么人打交道,總是“打著來,罵著來,虧著他不來”;二、不見利忘義。堅持“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對有害于社會的(如販毒等)“不以利大而為之”,有利于社會的,“不以利小而不為”;三、不排斥同行。他確信“要人怎樣對待你,你便需怎樣對待人”的格言。舊時代原有“同行是冤家”之說,但他能推誠相見,一視同仁。凡他掌握的行情,他都據實以告,毫不相欺。因此人人愿與為友。此外,他態度溫和,為人寬厚,同他接觸的人,對之都懷有無限的親切之感。當時有些商人在陌生場合作自我介紹時,常有以“厚生我們是至交”一語為榮,博得對方的信任。

仗義疏財  濟困扶危

    更當一提的,是陳厚生“仗義疏財,濟困扶危”之德。有以下幾件事,分述于后:當時,大青嶺下的楊家灘(今梅山水庫淹沒區),有一名叫張鈞良的人,當時曾與厚生同在河下做樹木生意,彼此僅相識,并無深交。1935年夏,張的一批“窯棒”,行至固始東關擱淺守旱,不意一連兩三個月不見足以起錨的雨水,撬排的篾纜碼絆,經伏水久浸,盡皆腐爛。跑河下的都有個“秋水貴如金”的常識,認為年冬是走不掉了。不料農歷九月半間,山里突然下一場大雨,驟然而至的山洪,將樹沖得七零八落,隨水漂散。雖幸多被沿河居民打撈上岸,但無一定數量的酬金,不予認領。張的資金都是東拉西扯的,還借了許多“印子錢”。這種錢大都出于鰥寡孤獨之手,利率向無常規,有的按日計利,一個月不付利息,便會本利平頭,逾期不還,便利上加利。不到萬不得已,誰都不肯借用這種錢。另一方面,張的這批樹如果不能回贖,即將祖上遺產全部拍賣,也無法償還債務。這時,張不僅困在那里,每天還要擔負放水(即水手)們的生活費用。真是“泥足越陷越深”,前景不堪設想。正在他束手無策、萬分焦急之際,陳厚生忽自淮南售貨由三河尖運鹽回來,經過其住處,見張形容憔悴,神情沮喪,坐在飯店門前的發呆。相遇之下,不免要打個招聲。應張之請,陳厚生便就勢和張鈞良同坐一條長凳上,相互問候一畢,張即苦笑著講述了他的遭遇。說罷,神情凄然。這番話若是聽在別人耳內,最多不過口頭上安慰兩句,便會抽身而去。但陳厚生聽了,卻激發起無限同情,他略加沉思,隨即慢吞吞地說道:“你不就這大事嗎,不要急!”一面說,一面打開自己攜帶的小包袱,一口氣數了200塊銀洋,擱在兩人所坐的長凳中間,說:“我的現金都買了回頭貨,預計明天可以到葉集。現在不能同你多談,你先拿這錢把樹贖回,收在一塊推好,再回葉集大家想辦法,先把印子錢還掉,明年開春再去打運費的主意, 這不就啥事沒有了嗎?不要急壞了身體,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說著便站起身來,提了包袱,向張鈞良說了聲“等你回葉集再見吧!”于是跨步上路。此后,每當張鈞良向人訴說這一段往事時,便不勝感嘆地說“這是一位多么慷慨之士!”
    陳、張兩家當時都在葉集寄居,以后同住一院,除以上對張的幫助不取分外報酬外,仍屢次濟張之急。1947年冬天,見張的胞侄張善群家因受災破產,本人病在蚌埠濟民醫院無法脫身時,陳厚生以前輩身份,慷慨解囊,拿出30萬元法幣,助其擺脫窘境。
    1936年,陳厚生曾同其宗叔陳慶蘭合伙開設興盛商店,由陳慶蘭經營,每至年終分紅。1943年元旦,日寇竄撓“立煌”時,陳慶蘭把貨物全部運到鄉下一農戶家里埋藏起來,不意被人盜竊一空。陳厚生不僅毫無怨言,還一面勸慰他叔父,一面又拿出自己資金繼續支持陳慶蘭與他合伙經營,而到年終分紅時,也并不把重投股金計算在內,依然兩股照分。后來,陳慶蘭提起此事,便感激得流淚,說:“厚生為人實在厚道!”陳厚生的看法則是“他家困難,損失不起,籌這點資金是我力所能及,家族叔侄之間算不得什么。”
    1947年,家鄉有位在上海一所政法學院輟學的陳喜龍(今尚健在),尚差一年就畢業,可家中斷絕了財源。因素知陳厚生常濟人之急,特去田家庵天成木場找到陳厚生。陳二話沒說,慷慨資助了他這一學年的全部經費。
    此外,任何鄉親朋友,有困難找他,他都從不拒絕。其中受益最多的,要算本鄉仕人杜鴻翔。他自幼游學外地,大學畢業后,在當時的河南省開封應國民政府考試院的“縣長考試”及格,先后出任河南遂平、虞城,湖南的新寧等縣長,后因不滿現實,返回家鄉,兩手空空,年邁失業,8口之家,生活困難。在解放前的10余年間,陳厚生幾乎每年都給杜家大量的接濟。

扎根本土  經商利民

    陳厚生有深厚的愛國熱情。他家住胡家店河西,在懸劍山附近,是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蔣介石“三光”政策的重災區。1937年前,那里家家住草棚,戶戶鬧饑荒,緊接著抗日戰爭爆發,是當“兵連禍接、民不聊生”之際。前面提過,抗戰軍興后,陳厚生因考慮到不以物資敵的問題,已不再經營“窯棒”。其實,若按他當時握有的資金,不管到那個城鎮,都能豎起一個金字招牌來。可他知道自己是當時當地唯一的有錢戶,盡鄉土之誼,卻不忍將錢帶走,總想在家門口附近辦一個大家都能得到實惠的生意門路,對得起鄉親父老。經多方探索,發現唯有“鐵棚“一業,能夠達到這一目的。但是,鐵棚的規模大、耗資多,當此兵荒馬亂之際,鐵的銷路如何,自己的全部資金投進去以后,套上了拽不動又作如何,都是值得考慮的。當他猶豫未決的時候,國民黨安徽省政府及二十一集團軍總司令部,先后撤到立煌(金寨),并對眾宣誓抗戰到底的決心和鞏固與擴大“豫鄂皖三省邊區抗日根據地”的宏圖大計。這使陳厚生聯想到如社會不安定,根據地便不會鞏固。人民沒飯吃,是社會不能安定的主要因素等一系列問題,又想到鐵棚在解決這些問題上的作用。當時的政府也提出“全民一心,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精誠團結,抗戰到底”,陳厚生覺得這正是自己為鄉為國貢獻一己之力的時候。他即向當地仕紳傅郁州、陳松宇等表白了個人胸懷。他說:“鐵棚能賺錢更好,不賺錢,也算我為國為鄉出了一份力,賠本也不讓肥水流入外人田嘛!”于是,決心創辦“中興鐵廠”。這行業的特點是支付多、接濟廣,是當時發展地方經濟的最好途徑。但一般來說,卻又是錢多的不愿干,錢少了又干不成的交易。陳厚生是出于愛鄉愛國的熱忱,利民利己,冒著風險辦起了“中興鐵廠”。這從下面列出的投入的人工、材料數字可見一斑。
    一、鐵砂  煉鐵的主要原料。從河水較淺、鐵砂較多的河里將砂撈起來,用水沖洗,淘去白砂,留取黑砂(即鐵砂),然后用人力擔運到廠里稱收,每人每天收入相當于大米12~19公斤。一座高爐,每晝夜需鐵砂1000多公斤,每天淘鐵砂的工人需有50人以上。
    二、木炭  其出處有二:一是由山主筑窯自燒,由工人擔運到廠稱收,運費多寡,按路程遠近計算,炭價高低,依質量而定;一是廠里典窯山雇人燒炭,這就只付運費,不付炭價了。一座高爐,一晝夜需炭1000多公斤,運炭工人每天需約40人之多,每人每天得運費相當于大米10~13公斤。
    三、大柴  將生鐵煉成熟鐵需用的大柴,是用彎曲的小松樹劈成的小塊。一座低爐(也叫地爐),一晝夜需用大柴700多公斤。大柴的來源,由廠方自典柴山,雇人砍伐搬運,每天每人收入可得大米10~13公斤。
    中興鐵廠常年生產,當地附近窮人便有了生計,不僅油鹽不缺,衣食飽暖也有保證,還能應付抗戰中日益頻繁的兵差夫費。其中就有淘砂工人陳道傳、陳道潔兩人,除穿吃用度外,尚有余錢存放。所以很多人都說:“陳厚生是一人造福,眾人受益。”何其如此,在他這一作為的背后,尚隱蔽著崇高的民族大義和誠摯的愛國思想。
    終因戰爭影響,鐵的銷路不暢,又因他個人資金有限,終于發生資金周轉不靈的困難,未及一年,鐵廠貸款無門,瀕臨倒閉。正當即將被迫停產之際,陳厚生得知他的好友周道夫、郭柳莊二人在“安徽省企業公司”擔任要職(周是營業科科長,郭是公司出納主任)。而中興鐵廠又符合企業公司的發展目標,于是找到他們,在公私兼顧的前提下,得到大批現金和以物資貸款方式的資助,使得鐵廠避免一場夭折的命運,終于開辦下去。陳厚生利民利國的精神,在群眾中傳為美談。

見義勇為  救護公物

    1943年元旦,日寇竄擾立煌,警報傳來,省會黨政軍機關單位,職工家屬、工商學各界人士及全體市民,老老少少,于數小時之內齊起動身,向霍邱方向倉惶撤退。安徽省地方銀行有許多貴重物亟待運走。尤其重要的,有很多箱被視為抗戰員兵生命錢的未經啟用的法幣,在人人不暇自顧的情況下,已無法調動夫役,只得從河下雇用兩只竹筏(即毛排)順史河而下。這時,省會其它機關單位,也用了一些竹筏,都爭先恐后同向下游急駛。不意冬季水淺,一齊擁擠在胡店河下行動不得。2日下午兩點多種,有兩架敵機自北向南飛來,發現河下目標,遂即低飛投彈,一陣狂轟濫炸,頓時硝煙彌漫,水砂飛揚,有幾名排工當場中弱斃命。敵機去后,大家怕它再來二次,都紛紛逃散,連各排的押運人員都跑得邈無蹤影。立煌的南北大道在胡店河東,陳厚生家在河西,他又自恃路熟,此時尚未遠離家門,正在向河邊張望,恰逢地方銀行的押運人員跑來,他問了情況,知道排上有重要財物。暗想鄉、保長不知去向(老百姓逃難,鄉保長逃兵差),事情又發生在家門口,自己責無旁貸。遂即跑到鐵廠,找來十幾名年富力強的工人,急忙又跑到排上,把所運的東西隨同押運人員連夜向霍邱方向趕運,中途未發生事故。事后,地方銀行主任丁去翔代表地方銀行攜帶了許多禮物和酬金,親至陳厚生家中致謝。陳厚生推辭說:“國難當頭,人人都有獻身出力的天職,愛護公物更是人人有責,根本沒有謝的必要。”除為擔運工人留下應得的賞賜外,屬于他個人的部分分文不受。丁云翔說:“真難得你這樣見義勇為的愛國人士!”接著丁云翔向他透露了所運箱內的物件,并嘉獎說:“你這一義舉對邊區根據地的抗戰前線貢獻不小啊!”從此,“陳厚生”三字便在戰時省會的上層社會傳揚開來,贏得政府許多要人的賞識。同時陳厚生也與地方銀行主任丁云翔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從20世紀30年代至40年代前20余年間,陳厚生在史、淮兩河流域的商界,可以說是干得一帆風順,有聲有色。不僅在經營規模上勢傾三鎮(金寨、麻埠、流波),而且在名份上還博得“仗義疏財”和“愛鄉愛國”的美稱,應說是名利雙收,是人生難得的成就。可是他從來不思積蓄——既不買田置地,又不儲備財物。解放前夕,他所經營的幾處木場和建設公司沒落后,家下一無所有。臨終之際,竟是“兩袖清風”。常言道:“義不掌財”、“為仁不富”,這卻是對陳厚生的寫照。(孑 生  善  群)

 

 

 

 

 

分分彩基本走势图 pk10手机预测软件免费 AG惊吓鬼屋基本走势图 网球即时比分直播 破解 75秒赛车 什么可以玩三公斗牛游戏 捕鱼赢现金10元提现 双色球稳赚不赔的玩法 三公扑克游戏免费下载 神奇宝贝绿宝石修改器 时时彩最快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