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基本走势图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六安文史

皋城早期西醫大夫張慶初

日期:2015-06-02    作者:網站管理員    來源:系統    閱讀次數:    字體:[] [] []    保護視力色:       
  家父張慶初生于清末民初,原六安縣徐集鄉龍門村人。祖父張同善與清末六安西鄉翰林王秋士是同窗好友,但祖父卻屢試不弟,只得自辦私塾,設館教書,借以維持一家人的生活。祖父膝下四子,只有小兒子張慶初天資聰慧,勤奮好學,成績優秀,深受祖父之喜愛。為了促學深造,全家節衣縮食,全力支持張慶初到當時省城安慶洋學堂求學。隨后張慶初又以優異成績考取了由德國人在上海主辦的南洋醫科大學。在南洋醫大學習期間,憚精竭力、勤奮不輟。大學畢業后,以其學歷和專業的優勢,受聘于廣州“黃埔陸軍軍官學校”任軍醫。后隨軍北伐。1927年,蔣介石叛變革命,實行白色恐怖,瘋狂屠殺共產黨人和進步人士。家父對蔣的叛變十分不滿,不愿為其幫兇;但對共產黨領導的革命運動又缺乏正確的理解。何去何從?在經過疑慮彷徨之后,便采取“三十六計,走為上計”的舉措,暗自離隊,另謀出路。就當時的態勢來說,此舉也不失為一種無聲的反抗,與助紂為虐、為虎作倀相比,也算是一種明智的選擇。
    家父離隊之后,仗此醫術,行跡江湖、顛沛流離,謀圖發展。終因人地生疏,無親友之所助,無后臺之所依,無背景之所靠,困感之余,思鄉甚切,毅然決定返回故鄉創業。20世紀30年代初回到六安,始而在北門火星廟旁租賃房屋,注冊行醫,一年后,即1935年經人介紹,在鼓樓街和平巷內的一家破落地主的汪家公館廢墟上購置地皮約兩畝左右,蓋了13間草房,置辦了若干醫療必備的最簡單、最基本的硬件,便正式掛出了“慶初醫院”的招牌面世行醫了。號稱“醫院”,其實除本人外,一無醫師,二無護士,唱的是“獨腳戲”,頂多也只能算是一個較大的診所。六安當時還處于極其封閉落后的境地,人們對西醫的優越性缺乏正確的認識,講到西醫總要沾上令人生畏而厭惡的一個“洋”字。因而開業初期,業務清淡,問津者怯步。隨著時間的推移,寒來暑往,慶初醫院漸漸發揮了醫療的優勢,再加上家父社會交往的擴大,醫療經驗的積累,慶初醫院的名聲越來越大,張慶初的名字亦隨之聞名遐邇,城鄉慕名前來就醫者日益增多,到1942—1948年的鼎盛時期,呈現出“白日坐寶門診絡繹不絕,夜晚提箱出診有求必應”的火紅局面。
    家父之所以能立足于杏壇中而成為佼佼者,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這就是他具有受人普遍稱贊的“良好醫德”。當年,他對前來就醫的患者,不論婦孺老少,不論舊友親朋,不論城鄉平民,不論達官貴人,都一視同仁、平心靜氣,一律看作病人,以病論病,依病用藥。以禮相待,給患者在精神上以減負,在心理上以信賴。人們常說,“藥無十利不出門”,意思就是醫生看病用藥,價格昂貴,致使貧困患者“望藥興嘆”。張大夫卻“反其道而行之”。他的最基本的觀念,就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他門診也好、出診也好,不收什么掛號費,不收什么出診費,藥費雖有利可圖,但不失“人道”。筆者就親眼見到有一位患眼疾的老農民前來就醫,看樣子是一位貧苦農民。張大夫在經過檢查診斷后,用極低的價格配了一瓶眼藥水給他,并牽著他送到大門口,不料在出門時因手指用力過猛,將裝藥水的玻璃小瓶捏破了,這位農民叫苦不迭。張大夫見此實情,立即按原方配置一瓶藥水,分文不收地遞給唉聲嘆氣的患者。若是發生在半個世紀之后的今天,我會把這個感人的鏡頭錄制下來的。如果不是我今天在回憶中說出這件小事,又有誰能知道在張慶初先生的心靈中體現出白氏“救死扶傷”的精神呢?事雖小,但窺一斑可見全豹。
    家父為人看病,不厭其煩,細致認真。他把看病當作一個完整的過程,這個過程是由五個環節組合而成的,即問(病)、觀(察)、切(脈)、聽(音)、判(斷)。綜合這個由表及里的辨別過程,形成初步的結論,對癥下藥,并仔細交待服藥的注意事項。張慶初先生的這種“以人為本”的服務態度確非平庸郎中所能做到的,因而受到群眾的廣泛贊譽。至今,已年過花甲的老人們還矢口稱頌張慶初是“技德雙馨”。
    家父在1946年—1948年期間,受聘于胡蘇明校長主辦的安徽省六安中學的兼職校醫和“生理衛生”課的教師。在此期間,張大夫還以師徒的名義收了4名跟他學醫的學生,其中3人學有所成,解放后都參加縣、醫兩級醫院工作,成了骨干醫師。到了1950年,慶初醫院成了強弩之末,家父在近20年掛牌行醫之后因勢竭業,受聘于皋城后起之秀的“郝惠民醫院”,當了一名住院醫師。1952年,參加了六安縣醫院工作,受到了黨和政府的關懷和重視,先后被選為縣政協委員、人民代表。他亦更加發揮了工作的積極性,利用看病之余,精心研制一種貼太陽穴專治頭痛的膏藥,受到眾多患者的歡迎。香港同胞從有關媒體中獲此信息后,紛紛來信索取藥方,在縣醫院黨支部的支持下,以油印件的方式作了一一答復。1963年,家父因高血壓癥退休,過著寧靜安逸的生活,真可謂“滿眼青山夕照紅”。
“人有旦夕禍福,天有不測風云”,豈料在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的1968年秋,家父面對慘淡的人生失去了生活的勇氣,沉冤于淠水水淵。粉碎“四人幫”后的1978年,受到六安縣第一個為亡靈平反昭雪、恢復名譽,并召開相當規模追悼大會的,就是皋城一代名醫張慶初先生。至此,家父一生的杏林生涯總算是劃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張 義 普)
分分彩基本走势图 pk10直播现场 麻将开局选万条筒什么意思 浴火直播能赚钱 ag动物狂欢怎么压分技巧 超胜娱乐怎么下载 天天捕鱼旧版 彩票app哪个是正规的 2018养殖行业赚钱 福建时时开奖11选5 官方彩一分快三计划网